Wendy zhu


可口可乐
夏天

关于L的故事

想来想去,抱着他永远找不到这个地方所以可以肆意妄为的心理,还是决定写下这篇日记。对于这个人,我有着特殊的感情,我们之间也存在着千丝万缕奇奇妙妙的关系。

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,是在团委例行的班长支书例会上。他们班的班长支书可以说是非常抢眼了,支书五官立体长相英气,自带洒脱气质,宛若女侠;而他,虽说看上去那两撇眉峰稍显凶相,但趁着他一米八多的身高和不带太多感情的面部表情,倒是多了一点放荡不羁的意思。我一边和我们班长感叹别人班的班长支书 一边好奇这会是个什么样的角色。

在辅导员强迫性的自我介绍之后,我才真正对他多了一点了解。原来他是97年的,怪不得多了一点点与同龄人不同的成熟老练;原来他喜欢篮球,怪不得拥有在农学院比较扎眼的身高;原来他也去过厦门,怪不得那张空间背景看起来像是曾经去过的鼓浪屿。

但是我们之间这些点点滴滴的了解,也仅仅用于维持点头之交的关系,而当时的我一心扑在另一段关系中,并没有想过与他会有更深入的了解;一切的转变都是因为我的室友而起。

那时室友与她的男友刚刚闹完分手,便在元旦晚会的主持筛选上遇见了他。回来室友就和我谈起“那个小哥哥”,说他好像是个班长,高大强壮,就是自己喜欢的那款,我才兀然发现原来他在女生中是很有人缘和人气的。那时的我便本着希望室友有个好归宿的原则,牵线搭桥成了月老——给联系方式,给出谋划策,变着花样说室友的好话……结果我们一切的努力都因为《前任三》而付诸东流,他与前女友复合,室友生气地拉黑了他一切联系方式,从此我们的生活渐行渐远,也再没有频繁的聊天。

时间悄悄地溜走,到了年底,一句新年快乐已经是我们之间最亲密的过年祝福了。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会开始习惯叫一声哥,会开始习惯谈起篮球想起他,会开始在看见可口可乐的时候想起他,会看见高的小哥哥的时候想起他。

第二学期就这样在不经意间来临,原来他是田径队的,原来他和W是老乡,原来我对W的那些心事那些眼神他都看在眼里,原来我以为对W藏的小心翼翼的心思都被他看穿。他开始尝试撮合我们,鼓励我,甚至于开导我。结果,他却成了那个我开始有点依赖的人。

清明的三天假期,我对他的了解开始逐渐增加。他带我吃了第一次鸡,听见他说话都是满满的安心。他询问我有没有按时吃饭,那样的体贴甚至超过于我的朋友。甚至在我发愁于不知道如何回家时,也是他解了我燃眉之急,帮我查清路线,定好时间,打点完了一切。
(未完待续)

咫尺远近却无法靠近的那个人。

“你怎么能
   那么可爱”

今夜还吹着风,想起你好温柔,
有你的日子分外的轻松。

姑娘,我劝你适可而止,对你好不是我的义务,也别要求我。

今天最开心的事情是回了学校。
What a fucking day

这首mashup真的满足了我对2015的所有理解
从style的扎心
到what do u mean的起床铃
以及love me like u do的浪漫
和uptown funk的shaking
一幕幕都还鲜活的在眼前
然而已是三年后。

还记的广场公园,一起表演
我将你深埋在心里面。